ICME-14 会标

 基本思想来自河图。河图与洛书一起一般认为是中华文明之始。《易经系辞》曰:“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。”后世的太极、八卦、风水等皆可追源至此。河图与洛书包含了数的奇偶分类、“等差”“等和”的排列、幻方等数学内容,本质上是古人对数与数学的朴素的认识。河图也常画成圆形的,如右图古鼎的左半部所示。












圆形的河图是会标的基础构图。会标中,位于中心的弦图由替代了河图中心的五个点,弦图外的圆圈表示河图中的带十个点的圈。在此圈外侧画了阴(蓝色)、阳(红色)两个外切的左旋悬臂,分别代表原来河图上的阴数(偶数2、4、6、8)从南方(上方)开始的左旋排列和阳数(奇数1、3、7、9)从北方(下方)开始的左旋排列,但我们只突出画了南方(上方)的阴数2和阳数7的点列。

弦图是三国时期的数学家赵爽给出的勾股定理的一个绝妙证明,现在是中国数学会的徽标。因此,它既表示了中国数学与数学教育的传统,也代表会议主办方中国数学会。

两个由螺线组成的悬臂表示中国张开双臂,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,也代表中国向世界开放的姿态。

2和7之积是14,表示大会的届数。

主画面右下方标明“ICME-14”,它下方的“卦”是用中国古代八进制的计数符号写出的八进制数字3744,换算成10进制就是2020,表示开会的年份。从四个“卦”中也可以读出2020的二进制码:(0)11111100100。八进制和二进制把中国古代灿烂文明和现代科学技术联系在一起。

数学元素无处不在:勾股定理以及偶数、奇数、八进制、二进制既是中国古代数学的灿烂,也是现代中小学数学的内容;画面非常几何化,特别,主画面由圆和螺线组成,是中心对称的。

螺线的使用也暗示着现代教学理论中的“螺旋式上升”的理念。

主画面呈“S”型,表示会议举办地在上海(Shanghai),并呈向前的动感,表示我们积极进取的态度。